“国民果汁”负债百亿汇源果汁年关难过面临退

  非常在线年关将近,有人过的是年,有人过的是关,汇源果汁就因债务压顶资金链紧张,面临退市危机。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年内第四次沦为被执行人且被限制消费,而汇源果汁及其旗下企业的财务状况、违约风险也被屡屡掀出,2018年3月汇源果汁被港交所宣布停牌。

  截至目前,汇源果汁已停牌近24个月,仍未复牌。根据此前港交所发函表示,若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债台高筑的汇源果汁根本无力解决一百多亿的负债,退市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作为国内果汁饮料的龙头企业,沦落到这个地步难免让人唏嘘不已。

  汇源果汁的衰败起始于十多年前的一起收购案,2008年,可口可乐曾开出179.2亿港元、溢价接近2倍的价码收购汇源果汁,汇源果汁的创始人朱新礼也有意促成这笔交易,为了达到要求,朱新礼自断臂膀,裁减了运营多年的销售团队,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各省级经理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2001年底的9722人减少至4935人,然而这笔交易因未通过商务部反垄断审查而告吹。

  在收购在交易尚未敲定时,朱新礼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为汇源果汁的衰败埋下了伏笔,收购案告吹后,汇源当年得业绩遭受重创,此后数年汇源果汁一直处于亏损或是微利的状态。主营业务不挣钱,朱新礼将目光放到了其他领域,希望能够多元化发展,2014年底,中石化启动混改,中石化销售公司曾向包括汇源在内的25家外部投资者出让股权。其中,由朱新礼实际控制的德源资本出资30亿元认购中石化销售,为了保值汇源的资金流,同年11月,德源资本把其所持有中石化销售公司股权的100%向招商银行做了质押,导致汇源的负债率激增。

  汇源果汁的衰败是公司高层一次次错误的决定累积的结果,作为一个“家族式”企业,汇源果汁的绝大多数高管都由创始人朱新礼的亲属担任,虽然朱新礼也曾想改变这种局面,从可口可乐、加多宝等企业引进高管,然而核心权力始终掌握在朱家人手中,公司的发展战略过于滞后,十几年前靠央视广告走红全国的方法,在今天依然在沿用,在去年的春晚上斥巨资成为指定饮品,殊不知现在的消费主流还有多少人在看春晚。同时,汇源果汁的产品单一化问题日益显著,随着消费者的需求日益增广,汇源果汁的产品无法及时更新换代,虽然新品迭出却始终难以培育市场。

  驱动中国晚报:DxO公布荣耀V30 Pro分数122 富士康要研发电动汽车

  122分全球排名第二!DxOMark公布荣耀V30 Pro影像表现成绩

  敢为天下先 realme X50 5G & realme Buds Air真无线耳机体验

  极致性价比+超强续航!华米Amazfit T-Rex户外智能手表今日开售

  从“双一百”项目落地,到全省高速一盘棋,“交通强国”战略下湖南为何总先行?

  2019驱动中国年度最佳消费级AI产品大奖揭晓!讯飞智能录音笔一举夺魁

  能手持也能抗暴雨航拍 臻迪发布PowerEgg X多形态AI拍摄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