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礼变“老赖”:41亿资产被冻结汇源果汁除牌

  朱新礼,国民品牌汇源果汁创始人,曾经说过:“看着大伙受穷,我吃着再好的东西也难以下咽。” 这些温暖的话语打动过很多人,朱新礼一路走来带着不少农民脱贫致富,贡献不小,但这位大农业“守望者”落难了。

  12月11日,朱新礼实控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涉及41亿元人民币被冻结。

  这是源于招商银行于9月20日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的资产。现在,北京法院落地执行了。

  无独有偶,12月11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因未履行与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中被判定的给付义务,朱新礼收到法院限制消费令。

  这已经是朱新礼今年收到的第4封限制令。早在今年2月,因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公证债券文书一案,就被采取该限制消费措施。今年6月12日和18日,分别又有2次。

  2018年,朱新礼还以35亿元的个人财富入列胡润富豪榜的1149名。今年突遭4次消费禁令,岂不是非常尴尬?

  1992年,40多岁的朱新礼主动辞去了山东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的职务,毅然决然下海经商,接手了负债千万、停产多年、并已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

  朱新礼刚开始想力挽狂澜,却举步维艰。转眼1993年,他单身一人前往德国参加展会,意外获得了500万美元的果汁订单,成为了发家致富的第一桶金。

  1994年10月,朱新礼带领着几十个兄弟前往北京顺义安营扎寨,创办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并豪资7000万元拿下央视新闻联播5秒广告权。

  2007年,汇源远赴香港联交所上市,募资24亿港元,成为当年最大的IPO。上市当日,汇源股价暴涨超过66%。

  转眼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来袭,汇源股价一年时间从11亿港元跌至3.4港元,跌幅将近60%。当时,全球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看中了汇源,开价180亿港元,将近溢价2倍邀约收购。

  朱新礼投桃报李,为了迎合这笔大交易,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期间,汇源还完全裁撤了销售团队,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21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2007年底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销售人员则从3926人减少到仅剩1160人。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笔收购案引起了国民的巨大争议,最后被商务部以涉嫌垄断为由给否决了。朱新礼“卖掉企业便退休”的计划落空,也在当日鼎盛的汇源果汁中埋下了隐患。

  2018年3月,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尚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人民币贷款。

  据悉,这是朱新礼拆东墙补西墙的一手操作——其于近年醉心于农业板块业务的耕耘,前述巨额贷款很大部分是为了支持北京汇源饮料的营运资金需求及偿债。而由于农业板块的重资产性质,加之投入周期漫长,虽然具广阔前景,但距离盈利尚远。

  不过,这一行为严重违反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被港交所勒令停牌。从当年3月29日,一直停牌到现在,仍然没有复牌。并且,期间,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中报均没有按照联交所披露时间的进行披露。

  今年,港交所发函警告: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据港交所所列复牌条件显示,汇源果汁须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行动;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及通知市场所有关于公司的重大资料等等。

  汇源果汁的最新公告显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下令将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的聆讯押后至2020年3月13日。这意味着留给汇源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截至2017年6月30日,汇源果汁负债总额高达115.18亿元人民币,负债率为82.5%,较2016年增长24.5%。据悉,这其中有近84亿元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获得的借款。

  那时的汇源,财务压力已经非常之大。2017年,公司向银行及其他机构借款45亿,同年仅利息支出便高达5.46亿,远超当年实际利润,也就是说,若无政府补贴、其他收入支撑,莫说上百亿的本金,汇源怕是连利息都偿付不起。

  今年1月,汇源果汁公告称,公司近期收到债券持有人发出的赎回通知,要求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换股债券本金额120%赎回12亿港元全部可换股债券。

  非常遗憾,汇源果汁并未在约定期限内向债券持有人支付赎回金额或到期赎回金额,出现违约。

  间接着,2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行政总裁吴晓鹏、非执行董事阎焱请辞。据了解,这已是汇源果汁自今年以来所发布的第四份人事任免公告。也就是说,在短短的34天时间内,已有6位高层管理人员先后离开汇源。

  10月9日,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突然去世,其旗下平台的债务逾期问题再次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在张振新去世10天前,先锋集团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公布了一份四家借款企业以物抵债的公告。这四家借款企业分别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股权穿透后,这四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朱新礼。

  根据逾期公示信息,这四家企业合计应还款金额为418.5万元,担保机构为北京汇源集团。

  其实,朱新礼旗下有14家关联企业,其中持股80%的背景汇源控股有限公司从2018年开始,三次被列入被执行人,涉及执行标的合计6.38亿元,收到裁判文书合计5份。

  而朱新礼控制的北京汇源集团则被20次列入被执行人,裁判文书高达141条,自身风险多大327条,关联风险为427条。截至目前,朱新礼已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被两次列入限高消费人员,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童年味道”的汇源果汁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一方面,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联交所强制退市时间也越来越近,朱新礼能够扛得住吗?

  朱新礼从“守望者”到“老赖”,汇源果汁“帝国”正在经历最强暴风雨。想要成功走出来,难度已经越来越大,希望越来越渺茫了~